亞視密碼當年今日亞包亞視印象再相逢百人全包宴小李
最新動態
亞視搬遷
亞視最後一夜随想曲
六四迴響
六四二O
國難的歴史見證
亞視大火
葛栢出獄盜片風波
活著的每一天
夜闌風靜遠山長
時刻準備著
戴卓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前跌一跤
Virtual Studio
義哥
聯絡我們
夜闌風靜遠山長

記「前麗的/亞視新聞」總監林尚明 JERMYN LYNN
劉國華

June 2015



 (圖片:林尚明)

半夜收到海外舊同袍回傳消息,當年請我做電視記者的「前麗的亞視」掌舵人,71歲的新聞總監林尚明 Jermyn Lynn,兩周前、悄悄的走了⋯⋯!

「訪舊半為鬼」,適逢近日思緒有點紊亂,倍添哀思!

林家低調處理後事,僅邀摯親出席喪禮和火化儀式,並以電郵通知數好友,希望留點私人空間,短時間內不接任何慰問電話和電郵,當然尊重、亦理解!

但我等一輩曾在他麾下共事的新聞部同寅,總有點不捨⋯

我跟隨 Jermyn 兩年多,時間絕對不算長,最記得82年他作為新聞部最高決策人,亞視在少得不能再少、僅以五人組成的中、英文台採訪隊, 在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訪華時,出奇制勝,不但以一句最貼合香港市民心情的:「香港人好驚呀!」機智地向時任總理趙紫陽提問香港前途關鍵,更以最近距離、清晰攝下戴卓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外階梯跌一跤的鏡頭。亞視新聞贏取業界讚賞之餘,最難得的是,令持家有道的老闆邱德根大破慳囊,宴請新聞部員工,嘉獎一番。

這是亞視新聞部當年眾所周知的成績,但有二、三段我親身經歷、鮮為人知的小事,有必要留下一點印記⋯⋯

想當年的新聞部各組同事,年輕、有幹勁,好玩而帶點「調皮」,特別是六點新聞過後至最後新聞的一段飯後時間,總有點「娛樂」,愛在四樓新聞部側的電梯大堂踢毽或傳波。須知四樓亦是電視台管理層辦公的地方,當我們以為八點後高層放工後就輕鬆過渡,點知出事了⋯

有一晚我們在踢毽時,懞然不知澳洲高層、有兩撇鬚的「蝦餃佬」放工出來、當眾人不知所措、呆若木雞時,「蝦餃佬」施然入電梯,回身抛出一句「give me a kick」,當電梯關上時,我們才反應過來,大笑一番,當作沒事發生。豈料下次冷不防走出來的,竟是邱德根兒子,常務董事邱達成,今次我們的反應是:四散而逃。

翌日採主包雲龍在新聞房叫:昨晚有份踢毽的,入對面 Jermyn 房。

眾受靶人士魚貫步入總監房,但見 Jermyn 以一個 pan shot 橫掃各個死灰臉一次後:「你班衰仔,下次執番個毽先走吖!」

我心裹暗爆笑,卻不敢望其他同事,直至第三句:「出番去做嘢啦!」各人如釋重負,返回一廊之隔的新聞大房,我才攬著其中一位「犯人」,互相取笑一番。

Jermyn 每天總是坐著「愛妻號」私家車,準時放工回家。但每當有大伙兒活動,他都會出現,亦不時與我們小輩一起,開著兩、三架新聞車,齊齊到水塘 barbecue 燒烤。

別以為他坐坐大班房,諸事不用理,但一個新聞人,總有他的執著:

84年八月,亞視新聞部採訪一宗毫不起眼的上海時裝表演,拍攝期間主辦機構以「與無綫有獨家拍攝協議」為理由而遭阻撓,交涉一番後 Jermyn 決定取消採訪及不播出任何片段,翌日卻遭時任政協的亞視主席邱德召見,表示不同意他的決定,爭執一番後 Jermyn 憤而呈辭。隨後採主包雲龍,英文台編輯主任 William Forsyche 和攝影主任陳君佳亦遞上辭職信。

事件鬧大後邱德根再見新聞部各組代表,認為任何新聞片段都很重要及有需要播放,否認干預編輯自主,當晚我們眾小趕到何文田常康街林尚明家中了解情況,最後 Jermyn 表示他個人一意呈辭,但希望其他人繼續堅守下去,事件亦劃上句號。

曾在無綫當英文台記者的 Jermyn(可能很多人忘記了他的中文名「林尚明」),有點公子哥兒兼「鬼仔」性格,應付管理層的大事由他「頂住」,編輯部由極受各人尊重的「博士」伍國任把關,日常採訪由事事躬親的包雲龍主理。眾記者每天早上到 Jermyn 房禀告一番,就各自返回崗位。一個開放,自由,但認真的新聞部,就如此自行運作。麗的/亞視新聞部在這樣的氛圍下,承先啟後,在人力、財力、物力皆缺下,以靈活多變的頭腦、人人走多一步的精神,多番打倒僅有的對手,贏取觀眾讚許和聲譽。

實在不忍再談時下的亞視,但看今天在政經糾結的巨輪踐踏下,香港新聞界還有多少這類具風骨的從業員?

再看不少從業員視新聞工作為跳板,急於求名取利,情何以堪!

業界內外交纏,個人實在「有心無力」,只希盡一己之力,扶腋有潛質而具堅忍毅力的新晉。願與各有心人共勉。




 
 







亞視密碼當年今日亞包亞視印象再相逢百人全包宴小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