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密碼當年今日亞包亞視印象再相逢百人全包宴小李
最新動態
亞視搬遷
亞視最後一夜随想曲
六四迴響
六四二O
國難的歴史見證
亞視大火
葛栢出獄盜片風波
活著的每一天
夜闌風靜遠山長
時刻準備著
戴卓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前跌一跤
Virtual Studio
義哥
聯絡我們
時刻準備著

時刻準備著
陳鐵彪
 
「時刻準備著」是中國少年先鋒隊的呼號,我不是要介紹少先隊,只是這句話在我記者生涯中有當頭棒喝般的意義,也對我輩新聞工作者有現實意義。有兩段經歷想同大家分享的。

八八年由報館轉到電視行頭,剛入行處處透著新鮮也盲點處處。八九年三月有幸被派上京,採訪首次對港澳台記者,相對全面開放的七屆人大二次會議,也是首次以電視記者身份進到異地採訪,心情有點亢奮,開幕禮後,人大進入分組討論階段,一天跟攝映隊抬著器材,剛忙完安全檢查入到人民大會堂,抬頭就看到當時的總理李鵬在警衛簇擁下在面前經過,一剎那大腦幾乎叫出聲來,我的天呀一個大獨家就在眼前!但是電視記者手中無咪(話筒),攝映師肩上無機,當時的狼狽樣現在想來還想笑。我只好一邊大叫總理!總理!嘗試把李鵬叫住,一邊忙著找咪、插線,攝映師托機上肩,對焦、調色溫,但一連串混亂動作後,總理已走,大獨家亦離我而去!自那時候才知道人民大會堂內碰到領導人的機遇處處,只欠自己完全沒有準備!痛失良機,心裏納悶良久良久。

吃了當頭悶棍後,我以至我的同事們,每次進入大會堂以至各個重要場所,即一咪在手、攝映機永遠在候命模式,成為我們的死命令。

寫這篇文時,離開澳門回歸十周年只有兩個月。十年前的澳門回歸報道是一個非常重要、又複雜,涉及多方位電視直播的大規模採訪,早在回歸前半年,新聞部已經委派幾位同事專責籌備,搜集資訊及作事前報道等部署。當時我也負責兩岸新聞,但澳門回歸不是我專責,最後當然會參與採訪,但策劃上只是個「塘邊鶴」,眼見同事們在澳門香港兩邊走時,我一直只抱事不關己的心態。

又是有一天,當時的新聞部話事人突然召開一次,我們後來笑稱的「黨政軍擴大會議」,所有新聞部頭頭,連我這個小頭目也要參加。會議內容當然不便發表,但當中一個決定,對我的驚嚇畢生難忘。話事人宣布由當天起澳門回歸報道易帥,由我全權負責!到那時我才感受到甚麼叫做晴天霹靂,我的天呀!只有一個月時間,我怎能確保整個澳門回歸報道順利進行?我一點準備都沒有,當時血好像凝住了,往後的會議誰說過甚麼已全聽不入耳,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呢次點死好呢?

推不掉只有硬著頭皮上吧!會後的一星期不分畫夜,狂讀資料、像瘋了一般打電話找知情人士請教收料、每天來回於港澳之間找直播地點、求教澳門行家等等。苦於當時中葡聯絡小組的談判保密,關於解放軍何時、怎樣入城,駐軍地點,交接儀式具體安排等重要資訊全都落空,兩個多星期後的回歸報道完全沒底!還好平時建立起的人脈關係救我一命,幸運地從一位老友那兒得到重要消息,探知駐澳部隊將在正午入城,並非如香港回歸般午夜交接。而且還知道駐軍地點及入城途徑,後來還以這些消息做了一條六點半新聞的獨家頭條。九九年澳門回歸報道策劃在跌跌撞撞中尚算成功。

其實這兩段舊事隨時變成新事,發生在每一個現職記者行家身上,因我們面對的是每天在變的資訊世界,明天或下個小時你可能已上了飛機,要到美國、或到新疆某個村落做一條突發新聞,如果沒有平時多看報,多上網、多耕耘,你肯定會空槍上陣、力不從心,很難做出好新聞。好運不常有,不想跟不寒而慄又納悶的感覺再打交道,做記者就要時刻準備著!
 
 
 
 
 
 
 





















































亞視密碼當年今日亞包亞視印象再相逢百人全包宴小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