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密碼當年今日亞包亞視印象再相逢百人全包宴小李
小李、亞視的緣份
小李治癌基金
今宵請你多珍重
知我者足矣
小李康復了
知我者足矣

一條硬漢 ......
2009年2月7日北京 凌偉文
 
        小李目前在北京肿瘤医院接受治理,化疗已进入第三个疗程,据医院的报告称,前两个疗程的效果理想,评为P2级,仅次于复原的C2级。
        医院的副院长为淋巴肿瘤专家,为他设定的疗程为六期。每期大约为期十七天左右,结束一个疗程可以回家休息四天,接着回医院进行下一个疗程。
        在刚进这医院的时候,专家给小李介绍了一种进口针药,说是杀灭癌细胞比较有效,每个疗程打一针。一般化疗的治愈率为百分之五十,而加了这个进口针药,治愈率能提高百分之二十。这个针每支合人民币24,800元,加上化疗的药物、床位、医生费用等,每个疗程大约是人民币40,000元。而小李的医疗保险,大约能给他报销9,000元。
        小李说,医疗费用现在由他母亲支付,暂时没有问题,等他复原以后,他准备把在大兴的房子卖掉,就可以还他母亲。由于去年他申请了经济适用房,所以住房不会有问题。
        值得欣慰的,是小李还是和以往一样乐观,身体除了稍微虚弱,也还算硬朗。外观上的分别,就是头发剃光了。据他说,是因为从第二次疗程开始,头发像没根一样,一摸就掉,索性就刮个秃头。此外,因为化疗期间吃了好多激素,脸和手都显得有点儿虚胖。由于总也不动,体重增加了两公斤。
        小李说,每个疗程的第六天,就会打进口针药。这个药是不会有不良反应的。第七天做化疗,过程是把药像吊盐水般打进去。一般病人对这个药的反应比较大,有受不了的,都拿着兜来吐。他只是觉得想吐、难受,但没太严重。这跟打了进口针药,化疗药的分量稍微减轻也有关系吧。
        我今天到医院看小李的时候,是第三个疗程的第五天。他挺精神的,像没事人一样,太太、女儿、女婿、儿子和小李的哥哥大李都在。女儿刚二十五岁,去年结婚了,女婿人挺忠厚的。儿子是后来超生的(超于计划生育的指标),今年才9岁,蛮娇气的,当然也不知道愁,在父亲床边玩电子游戏。小李没戒掉的,除了脏话,还有那抽了三十多年的烟,还好每天打点滴的时间差不多要十个小时,他能溜到四楼花园抽烟的时间也实在不多。不过,他总穿梭病房,宣传抽烟的人不应该突然断烟,以免产生不良反应,早晚护士该烦他了。
        小李是去年二月右边腮下肿起来,当时被诊断为淋巴腺发炎,打了消炎针,果然就没肿了;可是,他发现消肿了以后,还有一颗小东西,开始的时候也没搭理它,后来觉得还是去看看医生,就给转到口腔科医院。那医院把东西切除后切片化验,怀疑是肿瘤,就让小李去找别的医院确诊。到了综合科医院,大夫看了化验报告,就告诉他肯定是肿瘤。
        幸好他姐姐的朋友认识北京肿瘤医院的副院长,终于得到比较妥善的照顾。那副院长说,他的肿瘤是早期发现,治愈的机会比较高。肿瘤虽然已经切除了,可是癌细胞还有可能在体内,所以,头一次住院的时候,小李没少受折腾。他说,最痛苦的是从脊椎抽取大脑组织化验,因为进行手术的是实习医生,扎了好多针才进去了,把他闹腾得死去活来。好消息是,脑细胞没扩散。
        医生说,看他的进展,到第四个疗程结束的时候,应该就痊愈了。但医生和小李都觉得,还是把六个疗程都做完,彻底把癌细胞消灭掉。另外,他姐姐一个好朋友的丈夫,是个中医,现在也给他开药,帮他保护心、肝、脾、肾等。这个中医据说很好,现在给他每天三顿中药,另早晚各一顿药粥,吃药后,小李的白血球数量也显著回升,到达一般人的水平。(一般在接受化疗的人,白血球的数量会降得很低,要打生白针来提高抵抗力。可是生白针对人的免疫力有不太好的影响)等疗程完毕,中医会给他再开中药,而且还得吃一段长时间。
        由于小李家离开医院很远(大兴离开西四环医院所在地约一个半小时车程),妻儿和妈妈每天来看他,路上得折腾一个多小时,而且每天大清早得熬粥和药,因此,他们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小房子,作为临时居所,方便照应。
        小弟已向小李转告各位兄弟姐妹对他的关怀,小李也表示感谢。他说,医药费暂时还不成问题。我最担心他到处跟人借钱,可他一再说没有。看他心情还挺开朗的,估计也没有太迫切的问题。
        让一个那么活跃的人待在医院,肯定闷的发慌。因此,他拉着我聊天聊了有两小时,还带我到花园去抽了根烟。各位兄弟姐妹如果刚好在北京,有时间就去看看他吧!
        小李住的医院,叫北京肿瘤医院,地址在北京海淀区阜成路52号。淋巴肿瘤科的住院在10层。由于每一个疗程安排的病床都不一样,探访以前最好先给他打个电话。可以的话,先了解一下情况,尽量别在第七天和第八天到访,因为那两天很不舒服,就建议别影响他休息了。(医院在定慧寺附近,从东面去告诉司机过了航天桥第二个红绿灯左拐)如果有什么让小弟协助的,也尽管给我打电话。

        在协助小李的事情上,我有这样的看法:小李是一条硬汉,各位大哥大姐虽然重情重义,他也不会轻易开口求助。我比较担心的,是他从来不是亚视的正式员工,也没有什么退休保障,如果把房子卖了,把钱还了,手头就有点儿紧。加上儿子才9岁,再乐观也不免担心。
目前,筹募大笔资金看来还不是很迫切。反倒是应该多关注小李的情况,这样我们就可以掂量他经济是否出现问题。当然,各位如果能送上一点儿钱,补贴一下买中药等费用,小弟认为是可以的。而且,这样他比较容易接受,就说是大家不能亲自来看他,给他随点钱买补品好了。
        这只代表小弟个人意见,大伙觉得该怎么做,我一定会支持的。由于小弟目前在北京工作,也会尽力去关注这位曾经与我们出生入死的好朋友。

About Xiao Li....
Edgar Ling, Feb 7, 2009
 
Dear Friends,
I paid a visit to our dear friend Li De Bao today at the Beijing Hospital for Tumor. He is already in the third phase of chemotherapy on lymphoma. He looks fine and in good spirit, apart from being bald (effects of chemotherapy) and a bit swollen (effects of having to take a lot of steroid).
Li had a swollen neck on his right last February and was told to be inflammed lymph. The swollen part minimized after an injection but there was still a little thing like a small stone there. In October, he went to have that taken away at a hospital. However, examinations of the frozen section reported that it was tumor. He was eventually admitted to the Beijing Hospital for Tumor, one of the best in China dealing with tumor and cancer.
The deputy head of the hospital, also one of the leading experts in lymphoma, said that Li was lucky since the tumor was challenged at an early stage. Though it has been cut, it is necessary to go through chemotherapy to clear all cancer cells in the body. Li needs six courses of treatment and has gone through two of them. The report after the second course stated that Li's treatment result is satisfactory. The doctor said he will be cured after the fourth treatment but both agreed to go through all six courses to make sure all cancer cells are terminated.
One good thing about the treatment is that the doctor added in one imported medicine for Li. The imported medicine has minimal side-effects and raise the chance of curing lymphoma to 70%, 20% higher than the normal chemotherapy. The only issue is that this imported medicine, to be injected once during each treatment course, costs RMB 24,800 each dose. The total expenses for each treatment course is around RMB 40,000, of which RMB 9,000 could be reimbursed to Li by medical insurance.
The medical fees are now paid by Li's mother, from the compensation she got from the government when her house was demolished for urban re-development. Li said that he plans to sell his flat in Da Xing, the sub-urb low-rise apartment he bought a few years ago. The money will be used in repay his mother and also pay for the Chinese medicine he is taking, and will be taking for the next few years. He and his family will then reside in a flat at the housing estates built by the government.
For those who will be in Beijing in the next couple of weeks and would like to visit Li, please give either Li or myself a call. The Beijing Hospital for Tumor is at 52, Fu Cheng Road, Hai Dian District, Beijing (If you are taking a cab from the eastern part of Beijing City, ask the driver to cross Hang Tian Qiao (Aviation Bridge) and turn left at the second traffic light). Lymphoma wards is on the 10th floor of the Ward Building. He is assigned to a different bed for each treatment course, thus either call us or ask the nurses at the nurse station for Li. Since each treatment course takes around 17 days and he will be released for 4 days after each course, make sure to call either one of us beforehand. And, my adivice is not to visit Li on the 7th and 8th day of the treatment course, since he will have chemotherapy on the 7th day and he won't feel well for around 2 days. Guess we should let him get more rest on those days.
I am glad to see that Li is still energetic and optimistic as usual, which will help the curing process. Anyway, I will keep a close watch on Li's progress while I am working in Beijing. Will keep you posted.

「搭理」的疑惑.....
2009年2月19日 杜麗莎
 
        有一點小李是不明白的,他說當日跟肥凌說了一大堆,但估不到肥凌回去後竟能一字不漏的寫出來,除了記錯他女兒的結婚日子,應是去年十月)。
        小李很驚訝肥凌的記憶力以及普通話的聽力,因為他連北方土話"搭理"都能聽懂。小李一口咬定肥凌身藏錄音筆...
        小李現在會定時上網睇留言,所以大家的好意他全收到~
 
錄音筆的啟示.....
2009年3月3日 徐佩瑩
 
        小李: 加油! 正面思想的能量, 影響力有多大, 科學家或者未必有定論, 但肯定可以協助我們面對困難和挑戰, 這麼多兄弟姐妹們支持, 相信會為你的正能量添點助力, 所以要多打幾句: 加油!! 加油!!! 加油!!! 加油!!!! 加油!!!!!
        看了杜麗莎的留言, 說你「一口咬定肥凌身藏錄音筆」真形容得活靈活現:), 肥凌的記憶力,有時確是相當驚人的呢!你對抗病魔的毅力, 和他的記憶力, 也旗鼓相當吧?!

懂事的小孩 .......
2009年2月18日北京 杜麗莎
 
        小李明天將完成第三期療程出院了,大約2月23日再入院進行第四期化療。今期化療中,他身子明顯比之前兩次不太舒服,無胃口、噁心、疲累,但樂觀性格依然。
        每次探他,他都像開籠雀一樣大罵共產黨呀,罵這罵那,HAHAHAHAHA。
我給他看了肥凌的文章,他都接受了大家的好意了,真好!!!
        至於他家庭經濟狀況,暫時看應沒困難。他女兒辭工,但女婿幫亞視開車,收入不成問題。
他兒子前天生日,竟然要求不要生日禮物。看來,小孩開始懂事了!!!

2009年2月20日 杜麗莎 
 
        應該是出院的關係,小李昨天精神比較好,胃部也沒有太不舒服。過去一個星期,他胃氣脹得很厲害,因此總是沒胃口吃東西。
昨晚一起去的還有另一個行家,小李主要跟她詳述過去幾次化療的過程,而我就負責逗著他的兒子玩,HAHA...
        不過聽著小李的語氣,雖然還是挺樂觀的,但不無憂心。他說,進出醫院三次程,已經經歷三個人離世。說到這,本來在玩車的兒子也會轉頭望著爸,一臉的茫然。
        誰說小孩不懂?這個情景有點令人心酸。
        小李很乖,把應戒的食物都戒掉。當然,除了煙仔。他女兒是唸中醫藥劑的,我深信,各種有利因素,小李一定大步檻過的!

知我者足矣.....
2009年2月22曰  「小李」 李德宝

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北京司机能得到这麽多人的帮助和认可,我非常感动,也非常感激大家对我的帮助。
        我一定会努力配合治疗,尽快回到大家当中,以此来报答大家的挺立相助。
在这里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大家的感激之情。
        通过这件事情,我真正的认识到友情的可贵,特别是那些老哥们儿,虽然很久不曾会面,但你们依然记着我们走过的风风雨雨。知我者足矣。
        在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那些与我不曾相识的人们,谢谢你们的帮助与支持。我的命是你们大家的!我一定会回到你们当中!
愿所有的朋友
身体健康,工作顺利,谢谢!

(English Translation)
"Xiao Li" Li De Bao, Feb 22, 2009
I am deeply moved by all of you who care about me.   I am just an ordinary man whom without your wholehearted support it will not be possible for me to ride out the cancer  treatment.  I shall strive for a full recovery in response to your love and care.
In this instance I meet again best pals while new friends have crossed my path. We share sweet memories of how we had accomplished our missions in hard times and we treasure our friendship.
I seek again to express the inexpressible thanks.
Best wishes to all of you.

第三個療程
P2....
2009年3月1日 譚衛兒
 
        今天中午和小李通過電話, 他聽起來精神不錯, 大李現在為亞記開車做兩會, 他更樂觀, 笑說小李兩個月後可以開工了.
        希望我們明天看到一個精精神神的小李啦.

感謝上帝.....
2009年3月5日   陳潤芝
 
命是上帝給的,感謝祂就好了。
不用感謝我們,因為我們的平安,所有的東西,都是祂賜予的。
六四時,我們在北京多得你出生入死照顧一班不合格的戰地記者。 心情寬鬆愉快就能好有機會北京見。


不平凡的成就....
2009年3月3日  凌伟文
 
        三月三日,一个寒冷但温暖人心的晚上。小李从陈铁彪手里收过各位的关怀,眼睛都湿润了,一个劲的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小李的太太更是感动得流泪,却还强忍激动,只是不停的用毛巾刷眼睛。
        我跟小李说,这次大家对你的关怀,是你的一个成就,一个可以引以自豪的成就,将来可以跟儿孙说的事情。
        这也说明小李的工作得到认可。这比得到什么社会地位或金钱都有意义。机灵、刻苦、肯吃亏、努力。。。默默耕耘,都是小李成功的原因,加上乐观知命,造就了这个人物。我们都应该向他学习。

一室關愛和溫暖...
2009年3月15日  陳鐵彪
 
        明天就要啟程回港,決定在走之前一定要再看看小李,想不到不單是北京迎來回暖的春天,小李的家今天也迎來一室溫暖!
        因為方便治療,小李一家已搬到離醫院只有十分鐘車程的臨時出租居所居住。我跟另外三位同事抵達時,有十名採訪完兩會的電視台行家(包括 NOW, ATV & TVB),陸續抵達看望小李,小李年近九十的媽媽和兄長也在,十幾人擠在一間簡陋小屋裏雖十分擠擁,但是熱情不減。跟小李熟與不熟的行家們,都是談笑風生,閒話家常中經帶著關心的叮嚀,好像勸告小李一定要減少抽煙,雖然對這根幾十年的煙槍來說,有點難受,但眾人的關愛還是貼心的,他說已少抽了很多。而跟小李小兒子李博學玩得忘形的王慧蓓和鄭詩亭,更逗得小李笑咀合不攏,這是我近期見到小李笑得最多的一個晚上。

   
     小李的化療今天剛好完成了第四個階段,剛接受過輸液,因為狀態不錯,加上醫院爆棚,他要回家休息。確實,他今晚的臉色雖然有點暗白,但是精神十足,說話也沒有中氣不足的現象,還在跑前跑後地招呼這班新老朋友,跑起到房間聽手機的動作,仍十分迅速,可見體力正常。現在是等24日返醫院做評估,包括照超聲波、電腦掃瞄、析血等,再決定進行第五個療程,包括當中的方法。因為最初醫生的推斷,他可能會進行6或8次化療,但一切要看每階段的析血結果,如果他的紅血球數量夠的話,才可繼續下去。小李說因為有中藥的幫助,他每次化驗的紅血球都超過規定。這算是個很好的消息,這證明化療進展不錯。
        在小李家談了一會,大伙兒還跟小李到他臨時家附近一處飯館吃了一頓晚飯。但很不好意思地告訢大家,我們中了埋伏,當天晚飯他太太在我們興高采烈地談往事的時候,靜悄悄地結了帳了,小弟真失敗,人家治病要用錢,我們又在替他籌緊期時,竟然走去食佢一頓。所以在這裏我要宣布,我會在我捐出的費用上,加上這頓飯還給小李,以示在下這個不稱職的委員向大家賠禮!但這頓飯我也聽到一句說話,小李說,「如果亞峰看到這頓飯的場面,一定會很高興的!」
        他這句說的實際意思是,他知道關心他病情的朋友確實不少,心裏感恩,要讓我們不要替他擔心!其實小李,我們也知道關心你的人確實不少,所以我們才會胆敢為你籌措醫病費用,對於達至24萬人民幣的目標,我還是非常樂觀的。希望大家再為小李鼓勁!加油!

要戒煙的人....
2009年3月25日  鄭詩亭
         我和幾位駐京行家三月廿二日到過小李家吃飯,小李精神很好,和我們談笑風生,說到開心處他又忍不住「煙駁煙」。我們一人一句勸他少抽煙,小李就鬼馬地說,看見他抽煙就代表他精神好,心情好。因為有時候不舒服,根本就不想抽煙。
        說到這裡,小李嫂嫂就碰碰我手肘,在我耳邊細聲說「他又來這套了...」我們唯有勸他為健康起見,都是少抽為妙。以我的觀察,從前小李一天內可抽兩包煙,而現在已減少到一包煙抽三天,已經有很大進步了!!
        小李這兩天到醫院做CT,應該明天或後天(25/3或26/3)就住院五至六天,進行第五次化療。
        小李給我的感覺絕對是個樂觀無比的人,很有信心能打倒病魔!他說有這麼多人支持他,就是他精神的來源!我們要多給小李正能量!多給小李溫暖!
還是他...
2009年3月29日  勞家輝 

       北京出差 
        代送基金 
            四萬大元 
        久沒見 
            沒變 
        還是他 
           和暖的手 
            胖了 
        一起吃飯 
           後要吃藥粥 
       手植入管子 
           針藥用 
           直入胸口 
       還是他
           高興 
               聚首 
       病房滿 
           加床 
               傻B  
       不好海鮮 
          突愛吃魚 
          介口不能吃 
      堅持做東 
          不能回報  
      還是他 
          火還在

肺部陰影.....
2009年3月30日   鄭詩亭
        早兩天出差到上海收到小李的短信,已完成第五次化療,而第四次化療報告大家都應該知道了。
        我剛剛跟小李通過電話,他聲音聽起來有點有氣無力的,不過他說每次完成化療頭幾天都會有點不舒服,叫我不用擔心,他說今次已經比上次好多了,只是有點惡心。
        他告訴我關於第四次化療報告中,肺部陰影一事,醫生告訴他癌細胞轉移的機會很微,因為他的化療效果很好,接近治癒,所以極不可能發生癌細胞轉移。醫生說應該是化療過程中令肺部損傷。但最後都要待完成第六次化療後,才能查出肺部為何出現陰影。
        小李說醫生告訴他化療效果很好,接近治癒時,他十分高興,也放心很多。不過除了肺部陰影外,有一件事令小李有點兒擔心,醫生說替小李做身體檢查發現肝部有個「囊腫」,良性的,醫生認為要盡早處理它,因為如果「囊腫」一旦破掉,血水留在腹腔,會有生命危險。但醫生說為免影響化療效果,最好待完成化療後才動手術處理那「囊腫」。


第四個療程
CR.....
2009年3月30日  凌偉文
        小李第四个化疗的评效出来了,是 CR 级,意思是完全缓解。医生说不能写痊愈,因为还有两个疗程。
        不过,这个评效还是值得庆贺的。因为小李身体的抗癌原已达到最低数,显示已经将癌细胞打得差不多了。
        昨晚收到小李的短信汇报,今天早上跟他通了电话。
        他已经完成第五次化疗,今天出院休息,到四月十六日再进医院接受第六次化疗。等第六次完成的时候,再接受评效。
        从第五次化疗开始,小李每次住院只需要两三天了,因为已经减少了其中一种药,打药的时间短了,也没有那么辛苦了。
        前几天的评效唯一的问题,是肺部的片子有点儿不正常。医生认为是化疗过程对肺部造成了损伤,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目前不排除癌细胞转移到肺部的可能,但由于各项检查的结果都让人满意,医生认为转移的可能不大,看看第六次化疗后的评效再说。
        无论如何,我们以为还是可以乐观面对的。现阶段的评效也值得我们庆祝。

小李的 SMS .....
2009年4月2日  小李
        「4月1日出院,預約4月16日再進院。今次住院感覺還好,出院後胃口好,吃了很多!問了醫生,六個化療後很大可能做四周放療,就目前情況看,醫生說效果非常良好,完全緩解!」

2009年4月15日 
        小李自4月7日低燒了一個星期,終於在昨日(4月14日)退燒了。期間,他看過中醫,食過中藥,大夫說他肺部感染。他於4月13日到醫院查問醫生,但沒查出甚麼,只開了點激素給他。小李原訂明天進院接受第六期化療,但可能計劃有變,事關他之前感染發燒,目前的白細胞只降到2600,正常人是4000-10000的。醫生由4月13日開始給小李打三天白細胞針,希望趕及讓他進院接受化療。小李說今日也沒有再燒,問題是,醫生話,許多人停食激素後會又再燒,因此要待明天才知道是否順利住院。

小李加油....
2009年4月18日 
        小李這兩晚都燒到39度或以上,醫生昨天由空軍醫院請來專家匯診,結論是化療對小李的肺部造成捐傷,所以連續發燒。因此之前小李做的超聲波,肺部有陰影。醫生說,連續發燒對小李的病情造成一定危險。肺部有損傷的話,一旦感染加深就很麻煩。醫生今天開始給小李用抗生素治療,化療要推遲了。但由於血項不好,對抗生素治療也會有影響。小李胃口不好,體重減了三公斤。目前最怕是癌細胞轉移,醫生沒有確定甚麼。但他叫我們不要太擔心,他是挺得住的!

2009年4月19日   (北京)凌偉文
        今天(4月19日)中午跟小李电话联系,他说昨天夜里一直没有发烧,情况还比较好。这几天大家心里肯定都悬着,小李和嫂子也是在担心的,因为过去(从昨天开始倒数)十一天,有九天是在发烧的,心里都七上八下。如果今天也不发烧,就可以稍微放心了。
        小弟负责第三次送暖,可惜公务缠身,到昨天傍晚才到了医院,总算把大家的关怀送到了。
        小李虽然昨天没发烧,可身体一直在冒虚汗,枕头和被单都是水印。昨天我在医院的时候,小李得量体温,结果是35.8度,说明身体还比较虚。比较好的消息,是这次又做了CT扫描,而且北京肿瘤医院还请了军方医院的一个专家过来会诊,那个专家看了胸部的片子,很肯定的排除了肿瘤转移的可能,确定肺部的影子和发烧的情况是因为化疗引起的损伤。专家还表示医院给的消炎药正确,后来又加了激素。
        我从一个对医学一窍不通的角度想,肺部受损伤跟一般的发烧不一样,而且在内脏的损伤肯定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治愈。所以,我让小李放心,放松一点接受治疗。
        今天可能看到情况有所改善,医院又给小李加了抗生素,希望能尽快解决肺部损伤的问题。一般情况,如果两天不发烧,就会重新开始化疗。我跟小李说了,尽量跟医生说别那么焦急,最好是等三、四天不发烧,确定情况稳定了在开始。小李今早跟医生说了,医生说他们也要等主任医生的决定。不过,从他们对小李情况的处理,我相信医生和专家会有正确的治疗方案。
        我看小李这几天没少胡思乱想,他也说因为原先都是顺顺当当的,突然好像出问题了,难免想了好些不好的事情。他又害怕说出来会让大家担心,不说又怕对不起大伙。我跟他说,无论怎样,大伙都是会担心的,有什么情况都一定得说,也不存在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问题。既然医院请过来的专家那么有信心,就放松点儿,配合专家嘛。
        这几天我要回香港办事,要等27号才回北京。不过,我会继续关注情况,尽量及时给大家报告。最近杜丽莎、大怪兽和谭慧儿也总给小李打电话,消息肯定就不会间断了。
        谢志峰兄,小李听说你那天又让我过去,然后又打电话不让我去,他说你是不是那么多年没见面,担心没见着就见不着?你们哥俩…

2009年4月29日(北京)曉儀
小李明天上午入院做最後一次化療,為期一個星期,他的情況不錯!
2009年5月9目(北京)凌偉文
Xiao Li was discharged from the hospital yesterday after the sixth round of chemotherapy. The doctors said that it should be the final round. He was asked to visit the doctors again in three weeks for examinations. Then, the doctors will decide whether he should have radiotherapy.
Xiao Li feels fine now, with no fever and no uneasiness. I have reminded him not to go out and be careful. These days, the weather in Beijing is quite tricky - almost 30 degrees Celsius in the afternoon and as low as 10 degrees Celcius in the evening and night.
 
2009年6月8日  林靜潔
        十年匆匆,長遠勿見,當年你笑稱的「小胖」,已經不小了,但更加胖。還是你,卻一點也沒變,和我印象中的那條硬漢一分不差,光了頭,還俊得多呢!
        一直都有追縱著你患病、治療、逐漸康復的消息,十分感動於你堅強承受、樂觀面對的態度,這些年我也經歷了一些事,但看來我還沒有你硬朗、堅強!
        小李,距離康復不遠了,很快你就會和以前一樣,在不久的將來,我一定會到北京看望你,一定!

2009年6月12日   小李
        Fanny 收到小李短訊:「我的治療已結束,檢查評效的結果是完全緩解,只是我的主治醫生說,最好再做一個月的放療,可是副主任醫師就說完全沒有必要。
        我也不知聽誰的了,我想再問一吓主任的意見再說。總之一切順利,請轉告劉國華,這些都離不開你們的支持與幫助,謝謝。」
 

積極、勇敢,樂觀心境面對挑戰
我們默默支持你.....


2009年6月12日凌伟文
        星期五晚上,我带着各位的第四笔送暖,到了小李在广安门的临时居所,代表各位(哈哈!我比曾荫权的代表性来的强而有力,因为你们是不可能抗议或反对的)吃了一顿饺子,还有嫂子做的很多菜!
        正如谭董和Fanny收到的信息所说,小李第六次的化疗评效是完全缓解。这意味着淋巴瘤已经被清理了。可是,医学上对肿瘤还是没有“完全痊愈”这一说。任何肿瘤还是有复发的可能。这是小李和大伙必须面对的。
        主治小李的大夫叫宋玉琴,也是罗京的主治医生。她认为,化疗的评效已经那么好,就应该掌握机会,进一步加强防治,因此建议做放疗,也就是香港的电疗。
        副主任大夫是姓郑的,也是小李姐姐同学的朋友,治疗期间对小李很照顾,包括在小李肺部出现问题的时候,找来301医院的教授来看小李。郑大夫跟宋大夫的医学观点有差异,主要是郑大夫认为,放疗也是百分百能杜绝复发的可能,而且放疗的副作用很大,因此建议小李不要接受放疗。郑大夫的意思是,如果经济条件允许,还是每年回医院做四次化疗。
        这里该说明一下小李第六次化疗的评效。肺部的淋巴结比前一阵小了很多,也已经符合排除肿瘤可能的标准。现在的问题是纵腔(胸腔和腹腔,大概是我们说的横膈膜)有影子,肝脏有血囊,胆子有多发结石。
        纵腔那地方是不好放疗的,因为接近主要内脏,而且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应否放疗也有很大争议。肝脏的血囊可以手术解决,医生建议等小李恢复好了再对付,目前要注意是不能进行激烈运动。这方面彪哥要注意,别带小李去“激烈运动”了!
        胆结石因为比较细(像沙子),因此有掉到胆管的可能,这也是不能激烈运动的原因。
        从一个对医学一窍不通的角度去看,我认为是否接受放疗,一定要慎重考虑。因为大家都多多少少看见过放疗对人体的影响。目前,我认为,小李应该先缓一缓,每三个月回医院去做一次彻底的检查,密切监视身体的变化。中药是停不了的。然后,我会给小李带一点灵芝孢子,加强对肿瘤的对抗。
        小李目前住在广安门的地方,比早前很多同事去过的那个屋稍小一点。他夫妇俩加上儿子,也勉强足够。小李在等原先买了的经济适用房明年六月份左右入住,再搬过去。那套房无论在居住条件或交通条件应该说都比大兴那套稍微好一点。所以大伙可以宽心一点。
        第六次化疗的评效,已经先后有两位大夫看过了,由于对今后疗程出现不同的判断,小李又把报告交给主任大夫那里,听听他的说法。有机会我也会把报告带到香港,看看大家能否把报告交给专家看看。多一些不同角度的看法,对做决定会有帮助。
        小李倒是希望能去香港一趟,向大伙表示感谢。我说,如果要散散心,和嫂子孩子去玩玩,我是赞成的。如果为了谢大家,就没必要了。在日子还不宽裕的时候,就把钱先省下来吧。
        星期五晚上,我跟小李一直聊到十一点多,内藏的记忆笔也不灵了。只能汇报到这里,还望各位原谅!





















































































































































































































































































































































































































亞視密碼當年今日亞包亞視印象再相逢百人全包宴小李